美国顶级高中TOP5的斯坦福网络中学:如何上课?适合中国孩子吗?

日期:2017/7/24 11:05:33 来源:倍思中国 编辑:

点  斯坦福在线高中是根据“翻转课堂”理念创办的一所学校,为7-12年级学生提供线上课程。它没有实体校舍,但网课质量之高、品类之丰富,可以媲美学费高昂的美国私校。自2006年正式开办以来,它的运转是否顺利?有哪些特点?外滩君专访该校首席数学讲师Theodore Alper,一起来看他的介绍。


文 | 孙康宁   编辑丨闻琛


美国著名教育家约翰·杜威曾说过:“如果我们仍然以昨天的方式教育今天的孩子,无疑就是掠夺了他们的明天。”随着今天数字化时代社会的变革,互联网和计算机技术在教育领域得到普遍应用,一种颠覆传统的新型教学模式——“翻转课堂”正如火如荼地走进我们的教学。




“翻转课堂” 译自“Flipped Classroom”。从字面上看,很多人都会对“翻转”二字感到不解,到底是什么被“翻转”了?最直观来说,是教学程序的翻转,它从人们熟悉的先教后学模式转成了先学后教模式。


具体来说,学生通过在家或课外观看教学视频或教材完成知识的学习,而在课堂上则进行师生之间和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互动,包括答疑解惑、练习探究等。学生在家学习时,身处在一种更加轻松自由的氛围中,不必像在课堂上集体教学那样紧绷神经。宝贵的课堂时间则用在对学习内容的探究、应用和评价上。

 

此外,师生角色也被“翻转”了。与传统教学模式不同,教师不再占用课堂的时间来讲课,而是从知识的传授者变成了学生的引导者;而学生则从被动的接受者转变成了主动的接受者。因此,翻转课堂能充分调动学习积极性,使得课堂上师生关系融洽,课堂气氛活跃。

 

2007年,美国科罗拉多州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 的两名化学老师 Jonathan Bergmann 和 Aaron Sams首次使用了翻转课堂,随后,他们将这种模式在美国中小学教育中推广开来。虽然翻转课堂的概念在中国还不算广为人知,但这种新型教学模式其实已经在全球范围内都得到了有效应用。

 

例如,美国底特律的克林顿戴尔(Clintondale)高中,曾被称为郊区声誉最差的学校。在2010年,为了帮助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克林顿戴尔高级中学教师采用了“翻转课堂”这一新的教学模式,对140名学生进行了教学改革试验。老师们将课堂中需要讲授的内容制作成视频,让学生在家观看;而在课堂上,老师帮助学生解决仍然存在的疑惑,对知识点进行深入探究。一个学期后,在140名学生中,各课程的不及格率几乎都从50%以上降低到20%-30%。两年后,校长格雷格·格林大胆地在全校范围内推广了翻转课堂。

 

不仅仅是教学环节薄弱的学校,一些知名学校也开始使用翻转课堂教学。英国最负盛名的伊顿公学(Eton College)自2003年开始给每个学生配备了iPad,老师通过学习平台引导学生学习新知,课堂上的时间用于解决问题、创造探索等。目前,伊顿公学是“全球在线学习(the global online academy)”的成员,师生可共享全球的在线学习资源。


▲ “全球在线学习”网站

 

随着翻转课堂在全球范围内成功案例的不断增加,这种新型授课模式也引起了斯坦福EPGY (Education Program for Gifted Youth,天才青少年培养计划)的行政总监Raymond Ravaglia的注意。

 

2005年,他提出了将原有的EPGY在线教学打造成一所完整的在线高中。2006年,斯坦福大学在线高中(Stanford Online High School,以下简称OHS)正式成立,它是美国严格的在线学习和学生学习内容非同步学校之一,其教育体系是以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教学体系、资源、设施及其远程教育平台为载体,覆盖了7至12年级的所有课程,为全世界的优秀中学生提供完整的教育体系和平台。


▲ 斯坦福在线高中网站

 

这个暑假,外滩君有幸在华东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举办的数学嘉年华活动中,遇到斯坦福在线高中的首席数学讲师Theodore Alper。他曾经是美国地区数学联盟(American Regions Mathematics League)1995-2006年度的旧金山和湾区队总教练,指导学生获得四次全国冠军;90年代间他在斯坦福大学创办了波利亚数学竞赛;他现任斯坦福数学圈主任,也是伯克利数学圈的讲师。自十一年前OHS建校以来,Theodore就在此任教,可以说是该校的元老级教师了。



▲ Theodore Alper

斯坦福在线高中的首席数学讲师



在OHS,大学style的一周

 

关于斯坦福在线高中,可能最酷也是最与众不同的一点就是,OHS采用跟大学相似的选课模式,基本上所有课程每周都有在线课堂,学生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来选课,并通过各种实时在线软件工具进行互动,从而实现实时在线授课。而学生选修的大学水平的课程是可以获得斯坦福大学学士学位认可学分的。

 

来自密西西比州的Skylar是一名在OHS读七年级的学生。他是曲棍球队俱乐部的一员,还是当地动物收容所的一名志愿者,并参与了斯坦福OHS俱乐部活动。Skylar的时间表是按照美国东部标准时间安排的,而他的课程实际却发生在太平洋标准时间。下面这张表就是他典型的一周:


▲Skylar的一周课表

(点击可看大图)

 

根据Theodore 描述:“一个学生通常要上5门课,还有其他一些补充课程,比如体育课。学生每天会有2-3节课,每节课75分钟,另外还有教师指导时间、和同学SKYPE讨论问题的时间,在课后还会参加俱乐部和各种活动。尤其是周五,跟日常的时间表不同,周五会有很多活动。学生在课堂里学习的时间大约是一天2.5-4小时,其他的学术活动大概1-3小时,课外作业可能还有几个小时。如果他们一整天有成效地学习,一天学习时间大概是10-12小时。”

 

Theodore认为,就数学课而言,OHS的上课形式和传统的私立高中非常接近。一节课开始的时候,学生和老师都同时上线,他们可以共享视频、声音、板书、PPT;老师可以叫学生回答问题,学生在书写板上写下答案或问题;学生也可以进行小组讨论,讨论完后进行汇报;老师还会给学生做课堂测试。与常见的视频教学只是由学生坐在电脑前观看老师授课不同,这是一种有互动的实时教学。“我们同时在一起做这些事,就跟我们在真实的教室里一样。”

 

而在学生的课余生活方面,斯坦福在线高中也采取了各种措施来营造出与现实学校一样的认同感和社区感,让学生和学生、学生和老师之间产生更多的联系。“在课堂里,同学们成立讨论小组,一起做作业,一起学习,从中建立友谊。我们也有俱乐部,开展各种活动,比如我运行了一个数学俱乐部,其他还有国际象棋俱乐部、历史和科学俱乐部、英语俱乐部等等,所有人们喜爱的校外活动我们都有。”


不以年龄定高下的课堂


作为典型的翻转课堂,OHS与传统学校相比更关注怎么教学而不是教什么,更在乎教学的深度而不是速度。在翻转的课堂上,更注重高层次思维能力的培养和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此外还包括合作学习、案例分析教学、同伴互助教学、问题设计等等。而学生在这个过程中要自己控制学习进程。斯坦福OHS的创始人Ray Ravaglia在一次演讲中曾强调,要让学生在学习中发现自己主动学习的效果更好,从而实现个性化的学习。

 

Theodore也表示,在OHS的学习跟进入大学后的学习非常相似,学生必须要承担很重的时间管理责任。由于课堂上的时间很珍贵而高效,所以大部分的讲课内容都是学生在课前下载后自己安排时间看,同时还要完成很多课前课后的阅读和作业。因此,这需要年纪尚小的学生在初高中阶段就学会自律和管理时间,提高学习技巧。“结果显示,一旦我们的学生进入了大学,他们会比同龄人更快适应,这些传统学校的学生在大学期间才开始培养的能力他们在OHS都已经学习了好几年了。”

 

OHS和传统高中的另一个显著区别是不根据年纪划分年级,而是按照学生个人学术能力进行分班。在传统学校,每个班级的学生水平参差不齐,老师很难兼顾成绩特别突出或者落后的学生。而OHS会通过不同学科的编班测试,结合学生的教育背景,进行更为科学的分配。“有一些成绩很好的学生,他们在顶尖的学校里读书,但是因为年纪问题他们可能没有办法和水平差不多但年级较高的学生交流。他们能理解很多数学问题,但有时候他们的班级水平并不适合他们。”

 

另一方面,很多学生有时会出现偏科的现象,导致每门学科的成绩水平不同。“我碰到有些学生,在数学方面非常优秀,但是其他科目一般,这种情况普通学校可能难以应对,但我们就有办法。我的班上有一个学生,参加的是大学水平的数学课,但他同时也在上九年级水平的英语课。”

 

全球范围内的广泛招生,也为OHS带来了更多优秀的生源。“在OHS,我可以教更高难度的数学。在一个传统高中里,可能只有2、3个学生能学到大学水平的数学,但是因为OHS范围更大,可能会有20个学生能学这个等级的数学。我们可以提供计算、数论、复变函数论分析这些连大多数顶尖私校都无法提供的课程。”而学生也能通过OHS与同样高水平的学生进行交流,互相提高。

 

由于在OHS上课没有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性,翻转课堂的课程安排又具有灵活性,学生能根据自身情况来安排和控制自己的学习,许多拥有演员、运动员身份的学生纷纷慕名而来。“如果去传统的学校,他们没办法按照学校安排来上学。但我们的课程是灵活的,只要你有网络,不管在哪都可以上课。”此外,对于想要体验外国文化,或者在当地无法接触到高质量教学的学生,OHS无疑是一个绝佳选择。


斯坦福在线高中也适合中国学生吗?


Theodore在OHS的教学生涯中曾碰到过不少中国学生。他对中国学生的数学学习表示了赞赏:“在数学课上,中国学生都做得很不错。相比同龄人来说,中国学生的数学基础可能更好,他们学习很努力,课前的准备工作、各种作业和测试都完成得很好。”

 

不过,Theodore也坦言,中国学生的学习存在一些问题。“他们在上课时不太愿意发言,即使答案对了,他们也会犹豫要不要说出来,如果答案有可能是错的,那他们就更害怕自己会犯错。我尊重他们的意愿,但是如果能鼓励他们多说,不论对错,对我来说,对错都没关系,我只想要他们表达出对数学问题的看法。如果我能确定他们理解了,那很好,如果我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那也很好。”

 

有时,为了判断学生是否都专注在课堂内容上,Theodore会在课上提出问题让所有学生都必须作答。“这不是要惩罚谁,这是要判断出学生是否会有什么问题,这样我才能帮助他们。我会奖励积极参与的学生,但我不想让这成为一种竞争,我只想让学生们都有机会做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有些学生非常害羞,我会想办法鼓励他们去多尝试。如果他们真的完全不想改变,我就得从其他渠道了解他们是否跟得上教学进度,比如私下和他们交流。”

 

对于那些对OHS仍持观望态度的学生和家长,Theodore提出了一些建议:“我觉得中国学生应该来开放日看看OHS的学术环境。如果申请了OHS,学校会提供样本课程给学生体验,确保学生明白我们的教学环境和教学内容。”但是,中国学生由于所处时区的关系,在OHS上课可能会面临早起晚睡的问题。对于初高中生来说,这可能会是在OHS学习面临的首要困难。

 

Theodore也再次强调了OHS并不适合所有的学生,因为这种以网络为基础的翻转课堂不仅要求学生有对学科知识的热爱,还要处理好各门课之间的关系。这需要强大的时间管理能力和自律能力。“如果你对于管理时间和高效学习感到很困难,把所有任务都留到了最后才做,可能会无法完成学业。我们尝试着去帮助他们提高学习技巧和管理时间的能力,但是如果有些学生真的觉得挑战太大,那么可能OHS并不适合他。”

 

可见,翻转课堂不仅翻转了教育模式,无形之中也在逐渐改变着人们的教育理念。正如著名教育工作者、翻转课堂的代表人物之一萨尔曼·可汗所说,未来是个变化的社会,学生需要学的东西是方法和能力。不论如何,在不断发展的信息文明社会中,翻转课堂必将成为未来教育和学习的一种必然趋势。

来自外滩教育,倍思校库网(www.bestschools.cn)诚意推荐


热门中学

用户登录立即注册

用户名: *
密 码: *
忘记密码?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点击关闭
请填写如下信息
电话号码
在读年级
平均分
托福
SSAT
提交 取消
x

感谢您的信任!您将在24小时内得到答复。

或者直接联系我们:

微信: beisi_ye / beisiliu

QQ: 2979443699 / 2103593500

电话: 13381276879 / 18610312485

  • 钱塘娱乐
  • 大无限娱乐
  • 大无限娱乐平台
  • 大无限娱乐计划
  • 新宝6
  • 新宝6注册
  • 新宝6娱乐
  • 新宝6
  • 新宝6注册
  • 新宝6娱乐
  • 公牛国际
  • 公牛国际平台
  • 密炼机自动配料系统
  • 螺丝自动筛选机
  • 钱塘娱乐
  • 钱塘娱乐注册
  • 钱塘娱乐登录
  • 钱塘娱乐平台
  • 合乐888娱乐
  • 合乐888注册
  • 合乐888登录
  • 合乐888官网
  • 凤祥国际
  • 凤祥国际注册